运用于生活的时候,知识就会鲜活起来

作者:高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2-05-29

冯树盛师兄是中山大学社会学系1991级的系友。毕业前在羊城晚报报社实习时,冯师兄曾做一个关于广州市单车失窃的调查情况分析,表现突出。1995年从中山大学毕业,毕业后正式进入羊城晚报报社。曾任新闻编辑,现为羊城晚报时事评论编辑。

2011年331日,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在中大南校区绿树成荫的校园里,伴着阵阵花香、啁啾鸟语,我们与冯师兄共同度过了那必定将使我们受益良多的2个小时。

关键词之一:冯师兄其人

未见其人,我们就已感受到了冯师兄的热情和爽快。学院曾统一为我们寻访系友的活动进行前期的联系工作,据说当时冯师兄就表示,接下来的两天就能马上接受寻访。无奈由于我们小组彼时刚刚组建,寻访活动中的各项工作还没做好安排,我们不敢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贸然联系冯师兄。原本,我们以为寻访忙碌的师兄、师姐的过程中,会经历许多等待和寻找寻访地点的波折。然而一周后,当我们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通过短信方式联系冯师兄,他很快回电,当即约定于午后在中大校园内接受我们的寻访。对于冯师兄如此的热情和爽快,我们当即感到些许的意外,但更多的是对冯师兄的感激之情和好奇之心。

见面之后,冯师兄言谈中表现出来的实在,又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广东是个相当务实的地方,广东人也是相当的实在。冯师兄正是这样一位实在的广东人。访谈的过程中,听着冯师兄回味他当年的大学生活、进入羊城晚报的经历,我们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师兄;听着他述说当年的困惑,如今处在同样困惑中的我们找到了共鸣;听着他针砭时弊,我们在心里大呼过瘾。冯师兄所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没有做作,没有空话,没有掩饰。我们感到冯师兄不是高高在上、话语圆滑的人,而是诚恳地与我们分享他的大学生活、内心想法的学长。他让我们感到,他与我们之间,不是报社编辑与学生之间的遥远距离,而仅是师兄与师弟、师妹的距离亲切。

冯师兄还相当的健谈。在策划这次访谈时,我们曾担心出现冷场的情况。然而见到冯师兄之后,我们就知道,原先的担心是多余的。甫一见面,冯师兄就用他平实而亲切的话语打消了我们心头的疑虑,用两句玩笑话让现场气氛迅速升温。在那两个小时之中,只听他娓娓而谈,我们只要提出自己的问题与疑惑,他就会细致而耐心地为我们解答。他在言谈中表现出来的,不单单有博闻强识积淀下来的睿智、30多年来积攒的人生感悟、走出象牙塔后积累的人生经验,还有对社会事务的关注、对曾经的生活和以往事件的反思,带着我们以新的视角去看待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师兄很健谈,但他并不空谈,在谈到许多问题时,他每每会跟我们分享自己的见解。

关键词之二:大学生活

回忆起当年的学习生活,冯师兄认为,同当时的很多人一样,自己当年总体上并不是特别认真。与我们一样,由于上大学以前一直生活在老师的安排之下,自己并不会安排时间。进入大学后,经历过一段迷茫的时期,忙忙碌碌却又不记得自己的时间都花费在了什么上面。然而后来冯师兄又告诉我们,他当年的学习成绩是男生中最好的,也曾争取过奖学金,却对于和女生争奖学金一事感到很不好意思。事后我们猜想,是冯师兄天资聪颖?亦或是,冯师兄对自己要求太高,总觉得自己不够认真?也许两者兼而有之。无论如何,大学里的冯师兄无疑是优秀的。

当我们问起当年的社团生活,冯师兄提到了求进报社。当年冯师兄是经人介绍加入求进报社的,不需要经过如今流行的面试环节。据师兄自己回忆,当年他的语文底子不错,军训时曾写过几篇不错的军训简报,觉得很过瘾。后来又写了一些东西之后,发现自己拥有写作上的优势。也许,当年的社团生活对于发展冯师兄的兴趣爱好、对于他日后从事的工作,都有关联。原来,社团活动不仅仅是填补课余时间,它也可能对我们日后的人生产生极大的影响。

如今,我们的周末生活丰富多彩,有着多种选择,周末生活甚至比上课时间还忙。那么师兄当年的周末时光是如何度过的呢?师兄谈到,在他们上大学时,网络在中国还没有普及,中大周边远没有今天那么繁华,学生的联系也没有今天那么广。他周末的时候,常常坐两毛钱一次的轮渡,从位于中大北门外的中大码头坐到天字码头,去北京路的几间书店逛一逛,其中就包括新华书店。那时天河的购书中心还没建起来。这种生活看似单调,但在仔细想来,师兄的周末生活过得远比我们的充实。如今的我们,有时间去网上流连,有时间打游戏,有时间去各种各样繁华的路段逛街,却惟独没有时间读书。师兄他们却不。他们的周末生活,也许没有今天的那么多姿多彩,但却更加的有价值。

关键词之三:社会学专业

高中时代的冯师兄,在班上成绩较为优秀,作为推荐生进入中大。推荐生被要求服从分配,于是师兄就被调剂到了社会学专业。也就是说,社会学专业其实不是师兄自己的选择。然而就是这个当年不被自己看好的专业,回头看看,师兄对它产生了认同。

冯师兄看来,社会学可以使我们更加理性。学过社会学的人知道,和谐并不是静态的一成不变。社会上局部的、某种程度上的混乱,其实暗含秩序。“父与子之间,母女之间,同学之间,到处都有竞争、有冲突,这都是正常的,有些是显在的、有些是潜在的,如果我们能正确认识这些冲突我们就不会憎恨它,不会觉得这就是社会混乱了,也就是说读社会学以后很难变成愤青。”师兄如是说。

那么我们的专业知识在传媒行业中怎样的优势呢?冯师兄的看法是,我们在社会学中所学到的社会调查方法和社会统计,在报纸的市场调研、时评写作、对社会现象进行数据分析方面都有用武之地。社会学专业毕业的学生,也许缺乏系统的新闻训练,但我们在专业训练中所培养出来的“观察能力以及洞察力都是无形的优势”。传媒行业的门槛其实没那么高。

关键词之四:对师弟师妹的忠告

当我们在访谈最后邀请冯师兄给师弟、师妹们几句寄语,师兄思忖了一阵。也许是想告诉我们的经验太多,他不知道具体应该对我们这些后来人说什么,不知道如何把他上大学以来20年的人生经验和心得融入短短的几句话中。

回来后,从现场录音中、根据录音整理出来的录音稿中,我们其实发现了很多深刻的思考。由于篇幅所限,我只能从中抽取一些给了我们最大启发的内容,或许有断章取义之嫌,但请容许我在这里一一列出,与大家分享。

 “只要阅读不停步,让思维不停的发展下去,不停去开拓自己的眼界的话,我想你就可以客观的判断意识形态,就是说意识形态的功能到底在哪里,它为什么总要强调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是否为我所认可,心中就会形成一把尺度,这把尺度是经过我们博学、审问、慎思、明辨后得到的,我想社会学还是可以帮助你们能够更加清晰的认识一些事情。”

“单单的社会学学科还不足以培养你对社会观察的能力,我认为你们需要结合政治学、结合制度经济学。”

 “其实我们训练太少的是关于演讲,关于辩论,关于逻辑能力的分析,因为你看美国总统哪个不是从小就开始训练出来的,对着很多人演讲辩论,这些东西是寻求一种共识,寻求一种最佳解决方案,这方面你训练好了就能说服人家,还有外语在你们这一代是很重要的。”

当谈到对师弟、师妹的期望,冯师兄用凝练的语言总结道:“外语好,笔头好,能表达,有想法,有主见。”这,也许代表了上一代的学长们对后来人的期待,也许在一定程度上也正代表着社会对我们这些新生力量的要求。

最后,关于对师弟、师妹的寄语,冯师兄对着我们的摄像镜头说了这样一句话:“运用于生活的时候,知识就会鲜活起来。”这句话,我品味了许久许久。

结语

也许是做时事评论编辑的缘故,在正式的访谈结束后,大家一起谈论了许多无关寻访主题的问题。“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是陈寅恪先生为悼念王国维先生所写的碑文中,最广为流传的一句。我一直很向往这样的境界。无奈如今太多的人思想已被禁锢,随波逐流,不能拥有自己的见解。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有独到的见地,却不敢表达。然而与冯树盛师兄的一次访谈,让我们有幸见到了这位敢想、敢说的学长。自由的思想、开放的胸怀,也许将成为我们在这次寻访活动中取得的最大收获。

(撰写人:吴星韵    审稿人:王思予    录音稿来源:蒋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