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栏目导航 : :

微信/QQ扫一扫转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园地 >> 校友风采 >> 正文

成为一个社会学学者

点击数:3070 来源:本院 作者:佚名 录入:zhouy 更新时间:2012-05-29

84级系友李若建教授现为我院——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院长,中山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作为一个长期活跃于学术领域的社会学学者,其成长道路必定有很多值得我们后辈学子学习的地方。一次又一次的历史关口,教授都选择了自己想要走的路,并成功走了下去。

风雨之中——把握机会,自学以成才

中国正处在飘荡的风雨中的时候,李若建教授已经十六岁,而那时其他的青年一样,投身到上山下乡的热潮之中。因为文革,他只读了三年半的中学。因为文革,他教授自学成才。

文革期间,特别是初中的时候,教授并没有认真学习,以至于一个文革前中专毕业生问他一立方米水有多重,他都没办法回答,只能用“老师没教过”的理由回答对方。

后来,教授的数学学得很好,他遇见了一个数学老师。这个数学老师第一堂课就拿了一本毛主席语录进来,就说“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要自学,要自己学。”但他教得不好,连椭圆方程的证明都不会。不管老师教得好不好,教授都能毕业,所以那时也就没有在意。1971年,有传闻说要恢复高考。为了通过高考上大学,教授通过熟人从废品站的废纸里集齐了一套完整的数学课本。最后,高考数学考得很好,就是因为不好的老师反而激励了教授自学数学,而老师教的很好的两门科目反而没有考好。对于自学的问题,教授是这样说的:“本科生学怎么自学,研究生是怎么治学。”就文科来说,教授认为,想要自学就多看点书。

从不知道一立方米水多重到成功考上大学,教授的自学帮助他一步一步地前进。

文革之中——体验社会

文革还给予教授丰富的社会经历。在教授眼里,这辈子对他来说最重要的经历不是读书而是当农民。

作为知青,十六岁的教授来到农村,什么都不懂。但,他看到了农村和教科书上的完全不一样。那时候,政治宣传很多,到了农村才知道真正的农村是什么样子。其中,教授思考了很多,他十分认同“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这句话。在教授看来,学社会学需要看社会,体验社会。学习社会学而不是局限于课本,社会本身就不断地变化着。

经历了飘荡的文革风雨,教授成长了,懂得很多,也迎来自己的阳光

雨后阳光——理转文,从名师

令我惊讶的是,教授的本科毕业于现在的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系,当时还是一所军工院校。在研究生和博士生阶段才选择了和社会学有关的专业,而且当时选择读社会学的研究生也是有一定的偶然。

当时研究生的数量很少,比现在的博士生还要少。学校是登报纸招生,社会学的研究生只需要考数学、政治、英语、社会科学、中外史地。因为当时没有社会学专业,也就没有直接考社会学的科目。教授看社会学考的科目里有数学,是自己擅长的科目,他觉得文科生数学肯定不好,所以会有一点优势。

读研的时候,教授师从主持复办中山大学社会学系的系主任何肇发教授。而读博士的时候,全国并没有什么社会学的博士点,教授只能选择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人口地理”,师从画出中国人口地理分界线的胡涣庸先生。师从两位名师,教授获益良多。博士毕业后,教授原本想回到自己的故乡——厦门去任教,但研究生导师何肇发教授希望他能回中山大学任教,最终,他来到了中大,走上了这条社会学的路。

我们问起教授是否后悔选择社会学,教授的回答是随遇而安,从农民到有大学上,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经历过风雨的教授,更加珍惜得之不易的学习时间。即使到了后来,成为一名社会学学者,教授依然珍惜时间,专注于自己的领域,做出许多成绩。

阳光之中·大学熏陶

 说起在中山大学读研的趣事,教授提到他们那个时候爱吹牛,不同专业的同学在一起“开吹”。看似不太好的行径,在教授眼里,却有另一番作用。在“吹”得过程中,大家在一起学习、运动,互相交流、影响,最终达到比较融合的境界,互相之间也学到很多。这就是一种大学的熏陶。

他认为,大学教育是一种熏陶。作为学生的我们从学校整体的氛围、优秀的老师和同学们,还有跨专业的交流中汲取所需的营养。大学不仅是个学习客观知识的地方,还是提高整体素养的地方。通过老师、同学们的交流,提高我们自身的素质,处事方法和技巧。

在有益的氛围之下,教授不断从身边的环境之中汲取营养,完善自身,为他日后的社会学道路添一把助力。

给我们的建议

正视西方社会学理论。社会学起源于欧洲,所以大部分的社会学理论都是西方社会学家提出的,而他们的理论也占据我们社会学学习中很大的比例。教授提到:“一些学者搬国外的理论进来,但是你们的边界条件不一样。”他用了一个物理方面的知识做了一个有关生搬硬套的比喻。水在一个大气压下100度是沸点,但到了高原上,饭就煮不熟。它的气压条件不同,边界条件不一样。

社会经历。从前面教授介绍自己的人生经历可以看出,教授很重视是否有亲身体验社会。

出于现实情况的考虑,教授建议我们目前多留心身边的事情,多观察,多思考,并不是非得去农村体验生活、城中村探访。这时,教授给我们举了一个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的事例:过马路。当一群人一起过马路时,就比较容易冲红灯,这就是所谓的集体越轨。平常的事物经过思考就不只是表面的现象了。“冲红灯”在我们生活中很常见,大家都知道那个是不对的,却没有思考,其表面之下所蕴含的东西,这也是社会学想像力的一种体现。

阅读量。教授不并认为我们现在应该读很多专业的书,应该先读一些入门书籍,读特别专业的书,我们可能看不懂。的确,现在的我们才刚刚打开社会学的大门,很多专有名词有就是个眼熟,多学习一些知识,打下坚固的基础才是我们目前的所要重视的。

职业选择。我们问起教授,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社会学学者或者说想要学好社会学应该具备什么素养。教授觉得,首先还是要有兴趣,再者是要有独特的视角,然后有机会还是出国学习一段时间。如果是喜欢象牙塔的同学,都是比较适合做学术。另一个问题是社会学专业的学生适合做什么工作。教授的回答是职业方向五花八门的。他认为像中大这样的大学培养文科生,更多地是一种素质的培养和前面说的处事方法的培养,有了一定的素质和处事的能力,做什么都可以,都能很快适应自己的职业。文科生不像理科生,理科生学出来时要会应用。社会学专业没有直接对口的就业岗位,那么我们优势是什么呢? 

教授对我们的希望:挑起社会学的大梁

最后教授提到了一个中国社会学学者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社会上的重大问题都没有社会学的声音。社会学在中国目前还不是一个大家都听过的学科,很多普通民众都不知道有社会学这一门专业。我们路还很长。

访问结束后,教授给我们小辈一些寄语:“我们这一代人是中国社会学的过渡,希望你们这一代人能够挑起中国社会学的大梁”。

沿着先辈学者的路,我们应挑起社会学的大梁了。

(作者:10社会学 张一泓组长:张诗嘉)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