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栏目导航 : :

微信/QQ扫一扫转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园地 >> 校友风采 >> 正文

From Zero to Hero

点击数:1909 来源:本院 作者:佚名 录入:zhouy 更新时间:2012-05-29

From Zero to Hero 

--------谈张良广先生的社工之路

    社会工作,是个近几年才出现在我们视野里的词汇,慈善、互助这样的词汇我们已经听得够多了,但社工确是作为一个职业和专业真实的存在着。又因为它作为一个职业、专业,它同时又深刻的影响着每一个社会工作者的一生。网络上一直流传一个笑话,讲的是:当你听到心理医生,戒毒师,律师,你可能会肃然起敬。但说起社会工作者,你却立刻想到的是居委会大妈。虽然每一个社工都会受到专业的心理学、法学的训练。现实说起来些许无奈,这是一个助人却不被看重的职业。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From zero to hero,从冰点到沸点,实践着这个专业的价值。在这些人之中,就有我们XX级的校友张良广先生,从中山大学的社会工作专业启程,一步步走向了联合一家社区服务中心的总干事,于是,在我们看来,讲述这位校友最好的方式也许就是讲述他的专业与职业的历程。这是他最特别的地方,也是他最闪光的地方。他在大一就参加了校园外广泛的实践活动,其中印象最深者是一次在番禺的工人调研。大二的时候,广泛接触到传媒,结识这方面志同道合的好友,积累相关经验,及至大三,担任《城市中国》杂志社的编辑。大四,任教与新东方学校。

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

  他是2004年进入中大社工系学习,在校期间一直很受老师的喜欢,不仅仅是因为他学习的态度,更是因为他对专业的灵性,我们一直相信,有时候不仅仅是一个学生选择了他的专业,更是一个专业选择了他的学生。到了2006年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跟台湾的国立台北大学社工系有一个合作,是做一个两岸的社会工作教育的研习,他就有机会是作为第一批赴台去参与台湾的社会工作到底是怎么做,这段经历给了他很大的震撼。也许从那时开始就注定了他跟这个专业的不解之缘,注定了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

不容明月沈天去,却有江涛动地来

    07年下半年,他到了香港的明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实习,明爱是香港的第二大的社会福利机构。他见习的主要是,换了一个领域,因为他们安排他们去进行见习长者服务的领域,那他基本上就看到了它所有的长者服务的领域,他在明爱大概是有一个多月来专门来香港的长者综合服务社工作,以及对他们的一些服务的工作人员和服务对象进行一些很紧密的接触,他也通过一些外展工作,主要是在深水埗哈,几个村进行这个外展探访。

(深水埗这个区域是香港非常非常贫困的一个老城区,因为周边的城中村特别多,这里面居住的大部分是长者,明爱在这里设立这个长者的服务中心也是应该说暗合了当地的一个社区的需求)。他主要做的一个工作就是看他们怎么做,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进行这个入户,看看香港的老人是怎么生活的,他们的这个现实的状态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有哪些的需求是可以跟社工来表达的,他基本上走了接近七十多户,看到了不同的香港的老人家是什么样的状态,也许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开始意识到这个社会上真正的贫困是什么样的,作为一个社工,他真的可以为这些人做些什么,并且他却是这样做了。在基督教女性协会工作时,他面对的是临界群体,展现了自己的弱势群体的充分关怀,他看来,这个临界群体,因为在政策的范畴里面他们认为这个低保特困户呢应该是当年的330元以下的,政府应该大力支持的一类意向,但是我们会发现呢其实340块钱和330块钱呢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差异,他们照样很苦,而且他们可能更难,因为他们找不到求助的渠道,所以这个时候师兄就就提了一个概念叫做临界群体,就是那个临着那个边界的,那社工就会做这一类群体的工作,师兄主要关注的仍然是妇女的,在这段时间,他做了一个很深度的个案,临终关怀,一个乳腺癌患者的女性的一个个案,但是她是一个单亲的母亲,那么他陪伴她走完生命最后20天,做临终关怀以及这个应该叫做遗憾的抢救,把她生命的遗憾能够在最后的20天做一个很好的梳理并来保障他去世之后她的这个上五年级的孩子的合法权益。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住来自别人生命中的那些重担,他去做了,并且,做的很好。

纵令然诺暂相许,终是悠悠行路心 

从广州出发,最后,他还是回来了,在这里,我在这段时间里跟一所海珠区的一所中学来做它的边缘青少年的矫治,但是他做的这个边缘青少年的主要也是女生,几乎全部的都是女生,她们都是这个学校里面的大姐大,她们是很有想法的而且破坏力很强,这样的一群女生的一个工作。08年的3月份他主要是在广东省妇联,加入它一个很大项目就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全国妇联签订的一个很重大的一个项目叫做“反对对儿童的暴力”。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做了很多反思,他敏锐的看到“反对对儿童的暴力”,在中国应该说是一个比较新鲜的事情,但是应该说是社会工作领域里非常重要的一方面的工作,那么现在看到当前在英国或者在美国,专业的社会工作里面,他们把一个人称为是专业社工,那么在英国,只认为两个领域的同事是社工,一个就是做综合家庭服务,另外一个就是做儿童保护,那么现在他们把老人服务的社工他们不称为是社工了,因为专门有一个学科叫做老人学,把做残疾人的康复的他们也不叫社工了,因为专门有身心障碍的这样的一个学科来跟进,社会工作已经专业化到了一个极致呢就退缩到了两大领域,一个就是家庭一个就是儿童保护。那么他做的这个儿童保护的一个项目呢就是主要在佛山,我们逐级抽样,最后抽到了佛山,抽到了禅城区张槎街道的两个村,在这两个社区里开展这个反对儿童暴力的工作,那么我呢也是他们这个项目里面唯一的一个项目社工,作为这个唯一,他就在这里整整坚守了三年。我培育儿童领袖的小组,然后让这个儿童权利呢能够有一个依托,让儿童的自我的能力和意识能够得到觉醒,培养儿童的知识体系,那就包括社区里面的这些干部以及学校里面的这些老师,还有呢他们家庭里面对于儿童来说最为紧密的伙伴——母亲。发育很多很多这样工作的团队,比如说成立母亲小组,比如说跟这些农村里面基层的妇女的主任,妇女的专干,形成一些工作的团队,那么他培育一些教师的骨干,就能够让他们一起关注儿童,尊重儿童,最终能够保护儿童。所以在这样一种两条腿走路的情况下,他做出了不少成绩。

终今三十余年事,却说还同昨日时

    对于自己近十年来的学习和工作,已过而立之年的他还是更多的是反思。他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中心的运作,那么会把他们的一些想法变成一个现实,然后在这个现实当中呢来找寻在广州发展社会工作的空间和他的方向。发展社会工作,它不是谈出来的,它应该是做出来的,所以你在理解社会工作的过程当中,你不能只是个人,一个局外人,你必须要参与进来,在参与的这个过程里面才能更加发现这个专业的张力以及这个专业的现实处境。所以他就会去参与的方式,参与到广州的社会工作发展的脉络里面,然后在这个脉络里面他们去看这个专业是怎么样发展变化,所以目前他从事的这个行业呢,应该说我走在社会工作的第一线:社工在中山大学是这样讲的,让它怎么样变成一个中大社工服务中心,这个中心又是怎么样来到一个社区里面,当这个中心面对一个一个的个案对象的时候,开展一个一个小组的时候,他们搞一次又一次的活动和社区外展的时候,它有是怎么样子的,就是说它由一个理念到一个运营的概念再到一个实践的主体,再到一个实践的行动的细节,它是怎么样子的。那么这个过程才是一个社会工作的过程。

在全球的社会工作发展里面呢,中国是唯一的政府主导下的,政府来推动社会工作的,在其他的国家和地区都不是这样的。社会工作有的是先于政府的政策存在的,它来推动政策往前走的,但是我们现在是政策推动专业往前走,这个是不同的,所以很难去判断或者说去下一个结论,说未来广州的社工的发展是个怎么样子的,所以在广州来说呢,这个专业仍然还不自主,但是呢,我们又必须要寻求自主的空间,这个自主的空间呢又必须借助政府来发展社工的契机来找寻这里面还有没有一定的空间来允许我们在这个专业上走得更远。所以这个过程呢是一个有博弈的成分,但是也有合作的成分,而且这种合作还伴随着倡导以及教育和被教育,以及反思与再行动的一个过程,所以呢它应该也像是社会工作的一种,是一种社会工作在发展的一个阶段里面呢一个化茧成蝶的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里面是非常艰辛的。

 回顾完过去,他对于自己未来的工作方向侃侃而谈,他认为很重要的就是,以正向的心理学带动积极的心态,朝向未来的能力建设的这样的一种途径下的社会工作。很重要的是,做一个倾听者,去听他谈,不做任何的评断,做一个很重要的发现者,去发现他的潜质去发现他的优势,然后还会做什么呢,还会做一个跟他一起来评估的一个人。有想法,有打算,但是它有没有风险,有没有危机,如果能够实现这样的一个目标的话,它应该经过几个步骤。所以很重要的还是一个跟他一起来做一个目标的设定,因为如果你的人生有目标,有计划,那就不同了。所以,现在在很多对象里面都会主张要加入一个新的元素,就是生涯的规划者。如果你对你的人生有规划,那么你就会一步一步朝向你刚才的那个目标。那么,生涯规划的下一步是什么呢?社工还会做一个非常非常平等的一个陪伴者,就是社工要陪你一程,社工知道我已经和你一起设立了这些计划了,但下一步社工要陪伴你,在陪伴的这个过程里面,案主会发现,原来实现这个目标不是他单个人的,还有个关系的协调者。很需要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朋友圈子来帮助,做一个资源的链接者,这个很重要。然后社工做了这么些之后发现案主改变了,“那我们要去做什么呢,我们要去通过写文章,通过倡导,我们把这样的一个过程告诉给更多的人,让这些人也能够用这样的观点来对待类似的群体,能够影响到更多的这样的一些人。所以很重要的我们还是做一个研究者和倡导者的一个角色。那这是一种社会工作的模式了。我们这个机构是运用这样的一套思路来开展个案工作的,社区的活动也是一样的。另外我们很重视社区的协力了。我们原先的社福机构、社工机构仅仅是在社区内服务,我们把它叫做Service in community,那么这样的一种服务模式呢就会产生依赖,就会产生不满,因为服务需求永远是无止尽的,就会产生无力感,于是 这个社区啊没你和有你没什么两样,所以我们不希望仅仅是在社区内服务,我们希望什么呢,我们希望In Power The Community,使这个社区能服务,调动这个社区的资源,使这个社区资源能够流动起来,使这个社区网络能够明晰起来,使社区里面的关系能够实现人员的互助,组织与人员的合作,所以很重要的呢,我们就来做一个使人者的角色,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服务者。”所以在这样一个脉络下面,他们就在做一个叫做“关爱家庭协力联盟”,要把这些组织,把这些个人把这些团体整合起来。而这样的一个发展模式其实是社会工作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向。这个方向叫做“整合的社会工作”,就是它必须是整合的,而这个整合的社会工作的理念呢又凸显了社会工作者除了直接服务者之外,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一个社区的一个建设者的角色。而这才叫做社会工作。因为社工很多时候做的是一个心理咨询师的角色,虽然运用的方法、手段和心理咨询师有点不同,但是其实那种角色感其实是接近心理学的。那么社会工作,它的特色应该是在这干社区当中,很重要的社区营造的功能,所以这是他们现在在做的一个东西,也是张良广师兄现在最关注的这一块。

    其实他的每一个尝试都是有目的的,它不是一个尝试,是他发现原来它是走这条路的,那他就去走一走。有的人的尝试是,机会来了,就试一下嘛,那是盲目的,其实那样不会有什么结果,或者结果不大。他告诉我们,如果你有目的地去生成一个必然,那是不同的。

在这个百度上普遍充斥着“社会工作是什么专业“的帖子的时代,在这个社工服务尚不被公众熟知了解的时代。他就是开拓者,虽然刚刚过了而立之年,但从他的举手投足之中我们已经看出了他的信心。他就是”五月花“号上一名生气勃勃的水手,不是为了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而是为了自由和建立”山上之城“的异象才来到”美洲“。这些开拓者并不孤单,因为前面有着领路的前辈,后面有后继的来人。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职业选择,这个自不必他人评说,有些事,纵是盖棺也无法定论,何必现在让他人的意见动摇了自己的心之所向。

扬帆远行,师兄是前面白帆展展的领航者,作为社会工作专业的后辈。我们衷心希望张良广师兄,这位有着专业知识,高尚的助人情操,良好的专业道德的社会工作者,能够在这一片新开辟的土地上崭露头角,为中国的社会工作事业树立自己的航标。也希望我们广大的中大学子,无论是不是将要为这个专业奉献青春,都能够学习师兄坚定果断的性格,对待自己专业的态度以及在工作中热切付出的精神。这不仅是在对待自己的专业,同时也是在对待自己的人生。你可以不盲从于他人的流言认真对待自己的专业,就可以认真对待自己的人生。没有什么是注定被抛弃的,更没有什么与其他想必就没有价值的,一切,在于我们的选择。

注:此文经张良广系友审阅完毕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