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栏目导航 : :

微信/QQ扫一扫转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园地 >> 校友风采 >> 正文

访容观琼系友

点击数:2056 来源:本院 作者:佚名 录入:zhouy 更新时间:2012-05-29

   47日的时候,我们小组去拜访了容观琼老先生。老先生今年89岁高龄,是中山大学社会学人类学领域唯一健在的老人。老人精神矍铄、身体健朗,当我们惊异于老人如此健康的身体时,老人给我们讲起了当年他在广西、海南做田野调查时的经历,不住地说着一句话我的身体是少数民族给我的,我们可以感受到老人话中的感激与真诚,更可以想象到老人当年在少数民族地区扎根学习做田野时条件的艰苦。

   一问:如果把我自己放到那样的条件之下,我能否坚持下来呢?深山老林、道路不通、语言不通,我有那份留下去坚守的勇气和能力吗?

做学问不能有私心

    在谈到人类学专业读书的问题到时候,老先生很关心我们在读什么书,人类学专业的同学回答说,在读马林诺夫斯基的书。老先生摇摇头说这是远远不够的,要多读,广泛地去涉猎,不能迷信所谓的权威。说道这里的时候,老人露出了好像孩子一样的调皮的表情,给我们讲了当年在北京时因为学术问题而拆另外一位教授台的事儿。说做学问、做学术不能有私心,不能为了个人的利益而留下学术上的遗憾。老人在讲这段的时候虽然实在调侃当年人事,但是对于学术独立的尊重却是我们可以深切感受到,这是先生的原则性问题。

    二问:我们现在对于学术还保有那一份发自内心的尊重吗?我们所谓的现代人的现代化,丢失了那一份在学习与学术中的底线,为了谋求自己的利益,或者碍于别人情面,做出来了一些不那么说得过去的事儿。做学问不能有私心,有私心做的就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学问。我们需要重建这一份操守。

对于学生转行的痛心

    荣老先生在三尺讲台上站立了至少五十年,在这五十年中,弟子可以说得上是桃李满天下,但老先生说到自己的弟子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出老人家自己心理的痛苦和不甘心。说得最多的就是他的学问做得很好很扎实,在学术方面潜力很大,但是他不做了,经商去了,要么就是出国以后不回来了。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内心中有不甘,更多的是不解。

    三问:在面对强大的经济市场的时候,我们还能坚持自己心中的梦想吗?进而又有了这样的一问。我们的专业调配制度是合理的吗?我们的教育模式是祖国需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但是我们现在更多地要求:不与祖国矛盾的基础上,我们适合干什么就干什么。转行,除了那一份不喜欢,或许有真的无奈。

不论是做人还是做学问都不能骄傲。

    见到老先生的时候,马上又两种感觉,一是身体真好,而是谦逊平和。在整个访谈的过程中,老人从来不以老教授、活化石等等的这些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身份自处,反而他认为自己仍旧是个学生,自己称呼自己老容,还让我们也称他作老容,让我们有问题就跟他商量而不是求教。这在他看来,也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

    四问:当我们做到老先生这个地步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像老先生一样的谦逊呢?谦逊,对于我们而言似乎成为一种离我们越来越远的品质。我们丢掉了一些祖传的宝贝

    对于容老先生的访谈我们进行了两个多的小时,89岁高龄的老人热情地解答了我们所有的问题。平实、认真、谦逊、讲原则,我在老人的身上看到了民国时那种大学生的影子。或许,使我们失去了的那种大学生应有的品质。

(作者:09社工 贾棐斐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