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栏目导航 : :

微信/QQ扫一扫转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园地 >> 校友风采 >> 正文

访86级人类学郭凡系友

点击数:4228 来源:本院 作者:佚名 录入:zhouy 更新时间:2012-05-29

郭凡,广州市社科联副主席,江西人,本科(1976-1982)就读于武汉大学考古学专业,毕业后在江西大学历史系教书(1982-1986),1986年进入中山大学人类学系读研,专业是文化人类学民族与考古方向。现任职广州市社会科学联合会副主席、政协广州市委员会委员。我们的访谈是在他的办公室中完成的,整个过程非常轻松愉快,作为老师辈的他一点没有架子,甚至我们开玩笑直接称呼他是“江西老表”,谈及的话题像拉家常一般,轻松不沉重。

恰同学少年——简单生活、认真学习

访谈其实是很轻松的朋友交流,所以趣事当然少不了。既然说到了当年,我们就按捺不住地想“八一八”。问及当年在中大的食宿等生活状况,郭老师说的最多的就是“简单”两个字。基本上唯一餐饮来源就是食堂。当年的饭堂菜式也比较少:一份叉烧一份青菜,估计大概是两三块钱一餐,或者一两块钱,时间久远,他也记不太清楚了。那时候生活也是很简朴的,每个月的助学金也就几十块钱,因为参加了工作,就多一些,但同时生活费用也比较高——除了饭钱和零用,每个月也要省钱下来买书。郭老师挺惊叹于现在学生每个月1000多块钱的消费。如果经济允许的话,偶尔几个同学一起会去康乐餐厅(西区招待所的前身)点一碟水饺,一碟白切鸡,一碟青菜改善一下伙食。那时候研究生会组织一点对外可能有收入活动,比如在研究生楼下面

搞一个小商店,或是举办一些研究生勤工俭学的活动,以此帮助一下有困难的同学。他告诉我们:“我们经常开个会碰个头。完了之后研究生会的主席就说‘我们出去加个餐,吃个夜宵!’那是我们最开心的事。夜宵在当时的东门外,后来现在的南门也有,就在新港西路上。当时两边都是大排档,用小桌子摆在人行道上,一般傍晚以后摆出来,我们就在那里由研究生主席请客,大概六七八个人,点尖椒牛肉、炒牛河,或者是炒田螺。有夜宵吃,我们就觉得很高兴了。讲这个是想说当时无论本科生还是研究生,生活都是比较俭朴的,没有更多的生活费开支。”

提及当年在中大的学习情况,郭老师认为他在中大几年的学习还是很认真的。那时候所有的本科生、研究生都在南校区,学生也没有现在这么多,大家也会经常去图书馆学习。和我们现在不同,在图书馆不需要占位置,可是也没有现在那么多可利用的资源(例如网上的共享资料)。因此为了获得更多的知识,那时只有到图书馆借书看,所以基本上除了上课看书,去图书馆借书看就占据了学习生活中的主要的时间。除了看书就是结合所学的内容扩展学习,由于是研究生,学业和本科生相比会有所不同,每一门课都有作业,专业课交论文,基础课则是考试。郭老师觉得这种学习形式影响比较大,因为他后来发表的几篇论文都是当时的课程论文。那时人类学方面的中文资料还不是很多,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学习外语是为了自己的专业学习,很认真地去阅读英语原著专业书,发现某些著作很有意思,就约上几个同学把它翻译出来,后来也出版了几本。在人类学系,郭老师翻译了有两本书,其中一本叫《文化与交流》,埃德蒙·里奇的小册子,是当时他们学习用的,八万多字。他们边学英语边找资料边把它翻译出来,只是联系出版比较难,幸而多年以后终于出版。还有一本书叫做《生态人类学》。这本书是他写硕士论文时需要的,是一本从生态学角度考察人类文化发展变迁的过程的著作,为了更好地理解原著,郭老师就干脆把它翻译了出来。郭老师告诉我们:“翻译的过程就是学习专业的过程,这对你自己的专业、写论文有帮助。同时也有个副产品——译著。所以学习还是要有一定的深度。当然你们本科主要以基础知识为主,研究的任务少一些。也有一些学生时间、精力比较多,不妨研究和学习结合起来做。”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