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栏目导航 : :

微信/QQ扫一扫转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园地 >> 校友风采 >> 正文

三十年的情愫

点击数:4823 来源:本院 作者:佚名 录入:zhouy 更新时间:2012-05-29

张应强1983年考入中山大学人类学系,1990年在中南民族学院民族研究所获硕士学位,1998年至2003年在职攻读中山大学历史系明清社会经济史方向博士学位,师从陈春声先生和刘志伟先生。2008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1992年至今执教于中山大学人类学系,人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人类学教研室主任。

寻访前奏

始终微笑着的张应强老师,是张老师给我们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在课堂上,在校道上,每次遇到张老师,映入眼帘的必先是他那浅浅的微笑和儒雅的举止。得知本次系友采访要采访张老师,倒着实让我们几个激动了一番。在资料的初步整理之后,我们终于踏上了系友寻访之路。爽快的应约和亲切地接待,也让我们与张老师之间的距离更拉近了一层。于是在马丁堂这个充满着神秘的地方,我们倾听了一位孜孜不倦的师长与母校三十年盘根错节的深深情愫。

系友采访

    我与母校一见钟情 

谈起对母校的情缘,张老师带我们回忆起高考时的情景。张老师生长在金山县,高中时离开自己的家乡,在黔西北的毕节地区学习。刚好那一年是由两年高考过渡到三年,当时在校的学生有两个班是两年制,四个班是三年制。张老师所在的班级是毕节地区的各个县的生源合成的一个班。高考填志愿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详细的高校信息,基本上就是高校张贴的招生简章,然后带到中学去。当时见到的第一个招生海报就是中大的,可以说是一见钟情。而且当时高考时,父亲也不在身边,也没什么主意,后来是父亲的几个在机关工作的朋友给自己做了点工作。再加上贵州当时的气候是非常冷的,经常有冻雨,冰雪。所以家长们就希望能去南方的学校,可以暖和一点。后来又听了学校老师对试题的讲解,大致估了一个分数。当时南方的学校,川大,武大,中大,文科的分数都是差不多的,这样许多机缘巧合,最终促成了和中大的结缘。第一志愿选择的民族学,当时也并不知晓民族学,只是父亲的一个朋友刚刚参加了一个政协会议,说是费先生就是社会学,民族学的,人类学又刚好在贵州招生,这样就定了下来。其实当时也没有考虑太多的功利因素,况且也没有关于就业,地域信息之类的,像现在这样的观念。这样,八月份的时候就被录取了。

往事婆娑历历在目

走进马丁堂,踏入人类学。当年的大学生活仍让张老师记忆犹新。刚入学的时候,师兄师姐分外照顾,因为他们是人类学的第二届学生。整个学系当时也就七十来个本科生,大家混的也就很熟,包括后来的85级。开始的时候大家对人类学也是没有什么概念,就是上课,用的教材也都是老师自己编的讲义。但是当时的一批老教授,比如梁钊韬先生,陈启新先生,他们讲授的专业课,总是会给这群学生带来很特别的感觉。当时也没有什么专业方面的书,基本上一个是看讲义,再者就是老师的文章,还有就是当时订了好多的期刊。当时梁先生的一个思想就是,人类学特别是民族学有两个轮子,一个是中国史,一个是世界史,没有这两个轮子,这部车就无法行驶。所以当时就有特别多的历史课,而且是和历史系的学生一起上的,当时就感觉特别辛苦,但是也会感觉特别踏实,因为他们可以和很多的老师交流。

张老师又谈到历史人类学的源流,人类学复办之初的时候,就是从历史系剥离出来的,考古的几个老师,民族学或者民族史的老师也是如此,同时调来了几个外来的老师,就组成了最初的人类学系。所以后来中大人类学系就有很强的历史学传统。

大学的闲暇生活,充斥着的是集体舞和交谊舞。这些也都是师兄师姐们带着他们,在那样的一个小群体里就形成了相互之间的一种亲情。还有就是当时北方来的同学大多不能适应南方的气候,夏季特别热,也没有风扇,冬季又很湿寒,对北方同学来说就是很大的一个挑战。

第一批博士点的荣耀,当时带给他们的就是很强的自豪感,因为当时整个中大总共也只有十四五个第一批博士点。特别是当时的老师对学科具有很强的认同感,上课就会带给大家很强的自信心和感染力。当时的课室是在马丁堂,那种浓厚的人文气息也就很轻易地渗透到每个学生之间。当时没有足够的参考资料,所以和老师之间接触性的讨论也就很平常,学术氛围也就很浓厚。

社团生活,也是另一番精彩。当时的文史哲在全国来说,地位还是蛮高的,所以组建的社团也多以这种形式的。大一下学期参加的南方文学社,在八十时代那个文学梦的时代,这些还是非常令人向往的。当时每个周末英东体育馆那边就会有露天电影放映,也是他们重要的娱乐空间。当时班级的同学会一起跑步,围着校园跑,基本上当时整个班的同学都会经常跑步。

同学关系,分外精彩。当时的男生女生之间也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总会让他们觉得女生很刻苦,让男生总会有些仰望的感觉。当时人类学系的学生经常会担任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也让其他学院的学生觉得很夸张,因为七十多人的人类学系竟会走出那么多的校会主席。当时的人类学系的学生还是非常活跃,也是蛮有能耐的。

分享本文: